欢迎光临江西中进药业有限公司官网,仁和中进,永无止境! 仁和滋补官方微信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
中进药业官方微信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新闻资讯 行业资讯 第三批集采最新结果!最高降幅98.72%,齐鲁、石药、扬子江……大赢家,原研药陪跑

第三批集采最新结果!最高降幅98.72%,齐鲁、石药、扬子江……大赢家,原研药陪跑


8月20日,第三批国采如期而至,经过一天的战斗,55个通用名品种拟中标价格出炉,拉米夫定成唯一落标品种!对比最高有效申报价,55个品种平均降幅超过70%,最高降幅达98.72%。从拟中选结果看,原研药企参与积极性仍不高,国内头部药企成第三批集采的主角,石药、齐鲁、中生、扬子江、上药满载而归!

中标TOP10企业!石药、齐鲁、中生、扬子江、上药大丰收

第三批集采品种TOP10拟中标企业(按集团计)

从55个品种拟中选结果看,国内头部药企是第三批集采的主角。齐鲁制药、石药集团均拿下8个品种的拟中选资格,扬子江药业集团、上药集团、中国生物制药均拿下7个品种,均是此次集采的大赢家。手握多个1类新药的恒瑞医药、豪森药业,也分别收获了4个、5个拟中选品种。

对比拟中选价格与最高有效申报价,齐鲁制药在报价方面既诚意满满又不失智慧。西地那非、阿哌沙班、奥氮平、孟鲁司特、托法替布等5个品种降幅均超过90%,西地那非低价挤掉白云山、辉瑞,独家中标!此外,仅有两家企业过评的依托考昔,齐鲁制药不费吹灰之力就以最高限价拿下。

米内网一致性评价数据库显示,齐鲁制药、扬子江药业集团、石药集团、中国生物制药等企业的仿制药过评数量也处于领先地位。此次集采的大丰收,得益于企业的早期布局。

对比前两批集采,第一批集采有25个品种,华海药业为大赢家,“4+7”集采及扩围分别有6个和7个品种中标。第二批集采有32个品种,科伦药业中标5个品种成为大赢家。此次科伦药业有4个品种拟中标,华海药业则有3个品种拟中标。足见集采竞争的激烈,过评品种数量、过评速度均是集采“突围”的关键因素。

平均降幅超70%,16个品种大杀价

第三批集采56个品种中,拉米夫定成唯一落标品种,该产品共有6家企业(5家过评企业+1家原研药企)参与竞标,最高有限申报价为0.2元/片。以最高限价计,拉米夫定最高采购额仅为17万元,采购规模太小或许是造成其流标的主要原因。

与前两批三轮集采相比,本次集采竞争更为激烈,因此降价幅度更大。与最高有效申报价相比,55个品种(1个品种流标)平均降幅超过70%,最高降幅达98.72%,为石药集团的美金刚口服常释剂型。

降幅超过90%的品种(单位:元/片、瓶、粒)

16个品种出现“大杀价”,降幅超过90%,其中齐鲁的阿哌沙班、康恩贝的非那雄胺、重庆科瑞制药的卡托普利、石药及齐鲁的美金刚、齐鲁及先声的托法替布降幅超过95%。

从治疗领域看,降幅较大的品种集中在慢病及常见病用药,如降压药卡托普利、降脂药匹伐他汀、降糖药二甲双胍、抗血栓药阿哌沙班及替格瑞洛等。

竞争最激烈的3大品种,二甲双胍口服常释剂型、二甲双胍缓控释剂型、卡托普利口服常释剂型均为慢病用药,平均降幅分别为82%、71%、93%,其中重庆科瑞制药拿下两个品种的最高降幅(二甲双胍口服常释剂型降幅92.3%,卡托普利口服常释剂型降幅95.82%)。

湖南洞庭药业的喹硫平、科伦的西酞普兰、齐鲁的依托考昔、山东鲁抗及科伦的阿莫西林颗粒、贝得药业及东阳光药的克拉霉素降幅均在20%以下,这跟企业的报价策略及品种的竞争情况有较大关系。

此外,京新的匹伐他汀、扬子江的替格瑞洛、科伦的托法替布等以相对高价拟中标。匹伐他汀最高有效申报价5.5元/片,京新申报价1.059元/片,第一顺位申报价0.38元/片;替格瑞洛最高有效申报价8.45元/片,扬子江申报价2.25元/片,第一顺位申报价0.63元/片;托法替布最高有效申报价66.2879元/片,科伦申报价7.15元/片,第一顺位申报价1.6元/片。

原研药陪跑,诺华、罗氏、礼来……高价竞标

第三批集采中,多家跨国药企的重磅品种被纳入,其中辉瑞和默沙东均有5个品种被纳入,阿斯利康有4个品种被纳入,诺华、礼来、优时比等均有3个品种被纳入。但从拟中选结果看,原研药企参与国家集采的积极性仍旧不高。

大多数品种原研药企未有出价,部分企业虽然报价,但直接高于最高有效申报价,如诺华的来曲唑(报价VS最高限价:36.3元/片VS 9.528元/片),国产最低申报价2.863元/片(海正);罗氏的卡培他滨(报价VS最高限价:24.833元/片VS 7.6667元/片),国产最低申报价2.3元/片(齐鲁);礼来的奥氮平口腔崩解片(报价VS最高限价:18.559元/片VS 9.257元/片),国产最低申报价0.45元/片(齐鲁);施贵宝的二甲双胍片(报价VS最高限价:1.4元/片VS 0.2元/片),国产最低申报价0.0133元/片(上药信谊药厂)……如潮水般地无视国家联采办提出的“最高有效申报价”,跨国药企是无心竞标还是有意让位?

也有部分原研药企有意参与,但无奈国产企业过于“疯狂”而无奈出局,如阿扎胞苷注射剂,最高有效申报价996元/瓶,新基申报价736.5元/瓶,汇宇直接报出260元/瓶的超低价,正大天晴以346元/瓶处于第二顺位;维格列汀最高有效申报价4.0893元/片,诺华申报价2.83元/片,7家国内企业拟中选,齐鲁以申报价0.45元/片处于第一顺位;盐酸达泊西汀片最高有效申报价71.7567元/片,Berlin-Chemie申报价62.667元/片,2家国内企业拟中选,四川科伦报出29.833元/片的低价,处于第一顺位等等。

辉瑞、优时比、卫材、日本帝人算是比较积极的跨国药企,分别在利奈唑胺、甲钴胺、左乙拉西坦注射用浓溶液、非布司他中拟中选。利奈唑胺最高有效申报价319.517元/片,辉瑞申报价31.25元/片,为第一顺位,降幅超过90%;甲钴胺最高有效申报价0.6799元/片,卫材申报价0.106元/片,为第一顺位,降幅超过80%;左乙拉西坦注射用浓溶液最高有效申报价340元/瓶,优时比申报价85元/瓶,为第二顺位,降幅达75%;非布司他最高有效申报价6.8286元/片,日本帝人申报价1.057元/片,为第二顺位,降幅超过80%。

对于原研药企而言,在品牌效应及营销模式的加持下,即使在集采中落标,也有机会另辟蹊径实现翻盘,如辉瑞的阿托伐他汀及氨氯地平,这两个品种均为4+7及联盟集采品种,辉瑞均未中标,但2020年上半年在中国地区仍实现销量上涨,主要依靠的是其营销模式的改革。

综上,现阶段跨国药企参与集采的积极性仍不高,以高报价及弃标进行表态,而这主要跟企业价格体系维护、品牌效应、营销模式改革、转向零售药店及基层市场等因素有关。

集采常态化加速,暴击原研药、引爆国产创新

以2018年11月15日“4+7”集采官宣为起点,国家药品带量采购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,已进行了“4+7”集采、“4+7”扩围、第二批集采及第三批集采等四轮。第二、三批集采均在2020年启动,前后规则变化亦不大,可见集采经验已趋向成熟。随着国家集采经验的积累、仿制药过评数量的增加,未来国家集采常态化将加速。

国家集采从扩面到扩品种,扩品类也已提上议程。医院采购金额由高到低排下来的前160多个品种是国家集采的重点对象。国家集采没涉及到的品种,将成为省级、市级集采的对象,中成药、生物制品等品类则是下一阶段国采的探索对象。此外,国家集采的范围也延伸到了公立医院之外,第二批集采结果已有一些省份的药店跟进,第三批集采广东省报量包含零售药店与民营医院的量。随着药品采购机构的抱团积极性提高,国家集采这块大蛋糕更加深得药企垂青。

对比第一、二批集采,第三批集采对原研药企与仿制药企的影响可谓冰火两重天。第三批集采没有了氯吡格雷、阿卡波糖、恩替卡韦等仿制药企市场份额大的品种,且将多个原研企业的重磅品种纳入。仿制药企通过以价换量一举拿下市场,原研药市场加速被替代。在集采政策及仿制药企的冲击下,跨国药企可能选择裁员减薪、出售过专利期产品线、调整或解散销售团队以减轻压力。从此次报价情况看,原研厂家行为也是两极分化,如阿斯利康奥美拉唑肠溶胶囊报价10.1086/片(最高限价0.34)、卫材甲钴胺片报价0.106(最高限价0.6799)。

近年来,国家层面大力推动药品审评审批提速,医保谈判目录动态调整助力新药快速放量,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及药品带量采购加速市场洗牌,药企带金销售、躺着赚钱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。多项政策叠加影响下,国内药企创新研发热情高涨,多款1类新药相继亮相、高端仿制药争相布局,也不乏调整研发管线及战略。面对高投入高风险的创新药,带量采购中标获得的市场微利既为企业的创新研发助力,也为企业的后续产品积累口碑。

 

(文章转载自:米内网)

 



仁和旗下公司与品牌
Copyright © 江西中进药业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ceived
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:(赣)-非经营性-2018-0006 赣ICP备16004110号-1